Zoom Logo

HK Catholic History Research - Shared screen with speaker view
Benedict Keith Ip
30:43
Can’t hear
Domingos Leong
01:04:38
堂區及其他機構能怎樣分辨哪些資料是寶貴,需要保存?又能怎樣保存下來?
Bibiana Wong
01:07:30
教區內本身已有機制去保存檔案,但堂區應如何更好地保存文物與歷史資料?(同前相似)檔案處的文件,文物,曾經有冇做實體的展覽?
Elsie Poon
01:08:15
現今檔案處的資料會否送副本到教廷?
Bibiana Wong
01:10:29
堂區有冇義務將資料送去檔案處保存呢?
Domingos Leong
01:12:18
今天許多文件都是電子檔(電郵、whatsapp, etc.),怎樣能儲存?
WM Poon
01:15:01
除了學者,檔案處有計劃培訓新的檔案管理員或可以使用檔案材料的人嗎?
Anthony Chung
01:18:47
Would anyone be interested to hear a first hand experience of how an overseas researcher make the best use of the 檔案處? (Anthony Chung from Canada)
Benedict Keith Ip
01:20:10
感謝夏神父和田神父,我是澳門教區歷史檔案及文物處的主任(由李主教於2020年成立之部門,附屬於主教公署),有幸以前受業於兩位神父,先向兩位致謝。我們正在開始我們在歷史檔案和文物的工作。希望未來能在檔案工作上和各位多多交流。
Bibiana Wong
01:23:18
等陣如果大家想自己開mic發問,非常歡迎,等大家問完,我再綜合其他來問神父 ^_^
Wo Keung Steve LAM
01:47:22
目前有冇渠道可以參與檔案處工作
Annie Choi
01:48:25
檔案處的資料有否分第一手 (first hand) 或第二/第三手 (second or third hand)? 有些書刊 (包括剛才提及的一些著作), 其實也是二手或三手資料, 當年未必可核實,因此未必完全正確。 但假如一直被錯誤引述下去, 或會變成集非勝是, 改寫歷史。「求證」和「求真」,對歷史研究非常重要。
Richard Tai
01:49:29
檔案署會否考慮提供walk-in服務?例如圖書館,好讓普通教友增長教會歷史的知識而不是純粹支援歷史學者!
Chung Pui Tai
02:11:30
十分感謝田神父和夏神父的分享,感謝香港天主教歷史研究小組組織講座,今天獲益良多!
TANG MING FAI
02:12:22
方便的兄弟姊妹,一陣開鏡頭影相
TANG MING FAI
02:12:30
謝謝🙏
Benedict Keith Ip
02:14:16
Bye bye
Benedict Keith Ip
02:14:18
thanks
Jesse leung
02:14:28
thanks